正如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所說的那樣:“Covid and climate have brought us to a threshold.”全球變暖與新冠疫情一樣,給我們的生活帶來了巨大的影響。面對全球變暖的趨勢,制約碳排放是關鍵,全世界正號召碳減排行動,與其說這是場拯救地球的行動,倒不如說是人類自救行動。


受溫室氣體排放影響,全球變暖依舊呈上升趨勢


根據世界氣象組織的數據顯示1,在持續的長期氣候變化趨勢下,2011-2020年是溫度記錄以來最溫暖的十年,其中2016年、2019年和2020年氣溫位列前三。2020年的全球平均氣溫約為14.9℃,比工業化前(1850-1900年)水平高出了1.2(±0.1)℃。從這可以看出,新冠疫情導致的經濟暫緩與拉尼娜事件均未能削弱全球變暖的趨勢。


圖1 與工業化前(1850-1900)相比的全球年平均溫差



造成全球變暖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溫室氣體的排放,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的2020排放差距報告(Emissions Gap Report 2020)2表明,盡管與2019年相比,2020年溫室氣體排放量下降,但大氣中的溫室氣體濃度仍持續上升,且新冠疫情對氣候變化的影響可忽略不計。溫室氣體的主要成分是二氧化碳、甲烷等(圖2),因此,減緩全球變暖趨勢的重要舉措之一就是控制碳排放。

 


圖2 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的組成


控制碳排放計劃,易受政策變化影響


對于碳減排行動的支持,現階段離不開政府倡議與政策制定。但,保證政策計劃如期推進似乎并不容易。例如,美國于2016年4月22日在奧巴馬政府期間簽署了《巴黎協定》。2017年6月,再次提出“MAGA”(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口號的特朗普政府宣布美國退出《巴黎協定》3。同年,其宣布將廢除清潔能源計劃(Clean Power Plan),并以平價能源計劃取而代之。此舉意在通過增加化石燃料的消耗,以取消環境政策對企業造成負擔,并增加就業率。2021年,拜登政府承諾,美國將重返巴黎協議,并提出2035年實現電力脫碳,2050年實現溫室氣體凈零排放的目標。為實現“35/50”,拜登政府計劃拿出2萬億美元用于氣候計劃。


聯合國發布的Emissions Gap Report 2020中談到,如果美國按照拜登政府氣候計劃的建議,采納2050年實現溫室氣體凈零排放目標,那么,會促使原預測的本世紀末的全球升溫值下降約0.6°C-0.7°C。美國作為人均碳排放量第一的國家,與全球開展碳減排工作十分密切,但其政策的不穩定性易造成減排工作開展困難。


碳市場價格該如何定奪,是否會引發另一場貿易戰?


不少經濟學家談到,碳中和的本質是金融屬性。全球范圍內,對碳進行定價的國家約30個,世界銀行于2015年成立碳定價領導聯盟意在呼吁建立全球碳市場。隨著全球越來越多的國家關注碳排放以及碳排放權的日益稀缺,碳價格日后將呈上漲趨勢。據碳價格高級別委員會估計,若想以高成本效益方式減少碳排放,碳價在2020年前至少需達到40–80 美元/tCO2,2030 年前達到50–100美元/噸。國際能源署表明,為達成《巴黎協定》目標,碳價需設立在每噸75美元到每噸100美元之間5。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估算,目前全球平碳價格僅為2美元/噸6。根據世界銀行發布的報告《State and Trends of Carbon Pricing 2020》來看,每噸碳價格的中位數在15美元7。


由于每個國家碳價格不一,為保持本國工業競爭力,歐盟對未制定碳稅的國家實施碳邊界調整政策(Border Carbon Adjustment),目的在于保護被要求碳減排企業的歐洲企業免受碳傾銷的影響。但此與世界貿易組織(WTO)規則的不一致,導致該機制在實施過程中并不順利8。同時也存在破壞國際合作應對氣候變化關系的可能性,例如易使貿易伙伴退出《巴黎協定》。2020年5月23日出版的經濟學人簡報談到9,“使用經合組織關于國際貿易中碳排放的數據進行的粗略計算,假設從中國進口的商品為100億歐元,從美國進口的商品為30億歐元,對所有進入歐洲的商品征收每噸30歐元的碳邊界調整費用,那么相當于分別2.8%和1.2%的關稅。若從印度進口的價格為20億歐元,相當于5.1%的關稅。在這三種情況下,這大致相當于將現有平均關稅提高一倍?!?/p>


碳價格提升,有助于國家產業能源結構轉型,促進碳減排,但對于發展中國家來說,會限制其經濟發展。因此,各國為保護自己利益或使碳定價全球化難上加難。 


跨國企業碳足跡轉移,是否加重發展中國家的碳減排任務


據衛報2019年發布的報道稱10,1965年以來全球1/3的碳排放僅由20家公司貢獻,這些公司多為跨國企業??鐕髽I通過投資與貿易或將碳轉移,即一個國家通過跨境投資將國內生產轉移到其他國家來減少其領土碳排放。由于發展中國家土地、人力等成本廉價的原因,吸引越來越多的跨國企業進行投資,發展中國家的碳足跡正急劇增加11。全球多名研究學者表明12,發達國家中的跨國企業正將CO2排放轉移給了發展中國家。



若要實現《巴黎協定》的目標,僅僅減少發達國家的碳排放量是遠遠不夠的,必須要牢記人類命運共同體,溫室氣體會隨著大氣遷移而進行擴散??鐕拘枰私庾约旱奶寂欧抛阚E,對其國內外資公司以及供應鏈進行碳排放管理,這不僅可以幫助不善于應對碳排放要求的關聯企業解決可持續性管理問題,還可以傳遞給投資者與消費者正面信息,以降低聲譽和投資風險并提高投資者與消費者的信賴度。

 


注:每個國家或地區的顏色代表來自該國家或地區的外國直接投資股票產生的CO2排放總量。箭頭表示通過全球外國直接投資進行的碳轉移。箭頭的寬度表示碳流量。

圖3 2005年、2011年、2016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中碳轉移關系(來源:Zhang et al,2020)


面對碳減排,各方需協調共進


受新冠病毒影響,全球經濟發展出現暫緩,各國政府正全面進行經濟復蘇,為此,實現經濟低碳轉型的契機已出現,各國可以制定更加環保的復蘇計劃,創造更可持續的產業結構變革。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呼吁各國政府以2019冠狀病毒病的復蘇為契機,創建更可持續、更具韌性和更具包容性的社會13。為此,《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UNFCCC)強調,各國政府可以在經濟復蘇計劃和政策中納入國家自主貢獻和長期減排戰略。


目前,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排名前六的國家依次是中國、美國、歐盟與英國、印度、俄羅斯、日本,人均排放量前六的國家依次是美國、俄羅斯、日本、中國、歐盟、印度。溫室氣體排放量大國的減排承諾顯得尤為重要。目前,這些國家均已作出碳減排的承諾。


圖4 排名前六的排放國的絕對溫室氣體排放量(不包括土地利用變化排放量)與人均排放量


雖說現階段各國目標依舊使全球溫度升高。但全球超過110多個國家承諾日后實現碳中和14,全球新能源行業的發展,減少化石燃料的使用,航運行業的轉型等最新趨勢預示著一切將向好發展。


無論是實現碳中和、解決全球氣候變暖,還是采取碳定價、能源結構升級的方式促使碳減排,皆需全球各國協作,在供給側與需求側同時發力、互幫互助。氣候環境問題具有全球性和長期性的特點,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都有著一致的目標與不同的責任。受新冠疫情與經濟衰退雙重影響,碳減排工作推進將會面臨更多困難,尤其是發展中國家面臨的減排壓力會更大。因此,發展中國家需要更多的金錢與技術援助支持。


為促進《巴黎協定》目標的達成,聯合國“2030年議程”倡議共建全球能源互聯網,推進多邊合作,共建氣候環境治理新格局。在實踐過程中,可發揮國際組織的作用,建立綜合、協調、高效的全球治理體系,打造合作共贏的全球治理平臺,實現各方廣泛參與的全球治理新局面。



資料參考

1.2020年為有記錄以來最暖的三個年份之一:https://public.wmo.int/zh-hans/media/%E6%96%B0%E9%97%BB%E9%80%9A%E7%A8%BF/2020%E5%B9%B4%E4%B8%BA%E6%9C%89%E8%AE%B0%E5%BD%95%E4%BB%A5%E6%9D%A5%E6%9C%80%E6%9A%96%E7%9A%84%E4%B8%89%E4%B8%AA%E5%B9%B4%E4%BB%BD%E4%B9%8B%E4%B8%80

2.聯合國環境署,排放差距報告2020:https://www.unenvironment.org/emissions-gap-report-2020

3.維基百科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limate_change_in_the_United_States#cite_note-NYT-20151105-10

4. CPLC,高級別碳價委員會報告

5.國際能源署,世界能源展望2019

6.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為污染定價,金融 & 發展,56(4),2019 .12

7.世界銀行,碳定價機制發展現狀與未來趨勢2020

8.歐盟碳排放交易體系的邊界調整:調和 WTO 規則和處理碳泄露的能力,氣候政策,11(5),2011.09,1211-1225。

9.The world urgently needs to expand its use of carbon prices,https://www.economist.com/briefing/2020/05/23/the-world-urgently-needs-to-expand-its-use-of-carbon-prices

10.what do we know about the top 20 global polluters,https://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19/oct/09/what-we-know-top-20-global-polluters

11.聯合國,世界投資報告2019

12.Davis, S. J., Peters, G. P. & Caldeira, K. The supply chain of CO2 emissions. Proc. Natl Acad. Sci. USA 108, 18554–18559 (2011).

Peters, G. P., Minx, J. C., Weber, C. L. & Edenhofer, O. Growth in emission transfers via international trade from 1990 to 2008. Proc. Natl Acad. Sci. USA 108, 8903–8908 (2011).

Zhang, Z., Guan, D., Wang, R. et al. Embodied carbon emissions in the supply chains of multinational enterprises. Nat. Clim. Chang. 10, 1096–1101 (2020).

López, LA., Cadarso, Má., Zafrilla, J. et al. The carbon footprint of the U.S. multinationals’ foreign affiliates. Nat Commun 10, 1672 (2019).

13.氣候變化和疫情:聯合國敦促各國“重建更美好的家園”,https://www.un.org/es/node/70788

14.奔向零碳:為什么“凈零排放”對世界至關重要?

https://news.un.org/zh/story/2020/12/1072642






內容來源:綠色江南微信公眾號